您好!歡迎進入北京保安公司——京保通(北京)保安服務有限公司官網!
新聞資訊
社會熱點

國際鋰資源“暗戰”延續 高價鋰“傷害”下游電



  從20年前智利礦業化工(NYSE:SQM)入局后,國際鋰產品便進入了寡頭壟斷時代。而在鋰離子電池爆發之后,國際寡頭圍繞電池級碳酸鋰的暗戰不斷。幾乎在碳酸鋰瘋漲的同時,與泰利森的另一股東美國雅寶之間的合作也逐漸走出“蜜月期”,雙方開始各自謀劃產能建設。

相關公司股票走勢

  國際鋰資源“三份鹵水一份礦”的格局下,天齊鋰業間接持股51%的全球最大鋰礦企業泰利森對市場的影響立竿見影。1月8日,天齊鋰業新年的第一份公告讓業界期待已久,然而等來的并不是泰利森每半年一次的定產定價。

  多位業內人士對碳酸鋰價格的預測頗為類似,2016年上半年還會上漲,如下半年上游產能釋放價格才可能企穩。但電池級碳酸鋰的產能釋放并不容易,國內外廠家此前規劃2015年釋放的產能多數都未能實現,2016年能否順利投產并得到市場認可仍存在懸念。

  “鋰價持續瘋漲,很多電池廠商可能撐不到(2016)年底。”真鋰研究首席分析師墨柯對電池級碳酸鋰2016年的持續火熱頗為擔憂。在電池級碳酸鋰的帶動效應下,不僅鋰化工產品水漲船高,大多數電池材料也跟風上漲,高價鋰時代才剛剛開始,已經有企業感受到實實在在的“受傷”。

  國際寡頭暗戰“昨天對我愛搭不理,明天讓你高攀不起。”業內對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暴漲的調侃頗顯無奈。

  早在2015年年中,碳酸鋰即將漲價的預期已經十分強烈,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幾家國際寡頭的產能受限。國際鋰礦巨頭FMC自2015年10月1日起在全球范圍內提價,其碳酸鋰、氯化鋰、氫氧化鋰等產品提價幅度達15%,這對國內碳酸鋰開啟漲價模式“功不可沒”。

  事實上,三大鋰業巨頭長年壟斷著全球超過六成的碳酸鋰供應。目前全球碳酸鋰資源供給主要控制在SQM、雅寶(Albemarle)、FMC、泰利森等巨頭手中。數據顯示,在1998至2009年間,碳酸鋰年平均價格增長至原先的3倍以上,這一方面是由于全球鋰產品需求的增長,另一方面也是緣于碳酸鋰巨頭對市場的主導。

  無論是鹽湖提鋰還是鋰礦開采,國內的發展步伐始終未達預期,以至于近年來爆發的碳酸鋰需求仍受制于進口鋰礦。自2013年天齊鋰業巨資收購泰利森51%股權開始,國內企業才算是間接進入了鋰資源“巨頭俱樂部”。

  此輪碳酸鋰價格暴漲的一個重要原因似乎被忽視,那就是國內外多個原本預計在2015年投產的碳酸鋰項目并未如期放量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一方面有技術和不可抗因素影響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寡頭傾向于緩慢釋放產量,保持產品價格的穩定和適度增長。

  即便是天齊鋰業與美國雅寶控制的泰利森,其礦山產能也始終沒有完全釋放。

  作為全球最大鋰礦的兩位股東,天齊鋰業和美國雅寶早在2015年底就已在鋰精礦深加工上“分道揚鑣”。在和國際巨頭度過了合作“蜜月期”后,天齊鋰業對泰利森的控制似乎愈發微妙。截至目前,原本每半年確定一次的泰利森“定產定價”仍未“出爐”。

  高價鋰時代來臨?

  面對碳酸鋰價格瘋漲,天齊鋰業似乎頗顯冷淡。而這背后也暗藏著與國際巨頭的暗戰,雅寶已于2015年開始向泰利森采購原料,在中國進行代加工生產,從而擴大其中國市場話語權。

  “推測2016年天齊鋰業提升產能利用率的可能性較低。”銀河證券研報分析認為,供需缺口與供需時間差決定了碳酸鋰價格上漲可持續,而泰利森的產能利用率是供應側一個重要的不確定性因素。

  在經歷了幾個月的暴漲之后,碳酸鋰價格是否會后繼乏力?在多位分析人士看來,碳酸鋰的漲勢至少會持續到2016年年中,而下半年的價格則取決于新增產能的釋放。

  “不過,擴產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。”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鋰分會秘書長張江峰表示,電池級碳酸鋰多為礦石提鋰,而一個鋰礦的產品要穩定生產并被市場接受認可,這是一個很長的過程,產能不達預期的情況并不少見。

  實際上,早在幾年前就有機構預計,2013年到2015年將是海外碳酸鋰產能集中投放的高峰期,但目前來看,當時計劃的產能大多未達預期。

  高價鋰時代似乎即將到來,顯然,在2016年上半年以前,碳酸鋰價格仍將還有較大的漲價動力。有分析還認為,從中長期看,鋰電行業基本面在未來幾年持續向好較為確定,同時因碳酸鋰在電池成本中占比降低,下游具備承受能力,碳酸鋰價格還具備較大上漲空間。

  鋰價暴漲之殤

  在高價鋰時代,碳酸鋰下游甚至整個鋰化業都將面臨一場“生死考驗”。

  “將來可能會出現大規模的關停。”墨柯不無擔憂的說,碳酸鋰價格持續上漲勢必往下游傳導。雖然碳酸鋰原料成本占整個電池成本的比例只有10%左右,但面對日韓企業的激烈競爭,中國電池及其配套廠商多方受壓,很多企業已經是苦苦支撐的態勢。

  國內電池廠商群雄混戰,而中國企業的成本與日韓企業相比基本上已經沒有優勢,原料價格對企業來說已經很敏感。墨柯分析稱,日韓企業的計劃性很強的原料供應一般都是簽長期協議,價格比國內還低。“繼續漲下去的話,我們的電池成本有可能比日韓還高,但是日韓品質比我們的好,這將會是很大的一個打擊。”

  同時,碳酸鋰的提價也引發了其他電池材料的漲價。碳酸鋰價格的快速上漲對電解液原料六氟磷酸鋰的價格產生了傳導。2015年10月以來,包括上市公司、石大勝華、在內的各大廠商紛紛宣布大幅擴充六氟磷酸鋰產能。電解液價格雖也有小幅上漲,但難以覆蓋六氟磷酸鋰成本的大幅上漲,企業毛利率不斷下滑。

  “不光是新能源汽車廠,用鋰產品的其他行業都在抱怨。”張江峰透露,電池級碳酸鋰漲價引起氫氧化鋰、金屬鋰等鋰化工產品漲價,電池行業的其他原料也都在漲。“這一系列的傳導,對利潤微薄的企業而言,可能承受不住。”

  在墨柯看來,碳酸鋰企業現在是“在賺將來的錢”。而作為行業協會的代表,張江峰同樣明白,和其他大宗商品一樣,鋰也很可能陷入“漲價、棄用、過剩”的泥潭。張江峰坦言,“價格漲得太高并不是一件好事,但是我們也不能去過多的干預,只是企業要考慮這個風險。”

 
[返回]   
丝瓜app破解版地址下载_丝瓜app官方_丝瓜app安卓_丝瓜app永久会员破解版